• 阜阳市龙人居老年公寓
  • |
  • 您有条询价信息
  • |

长三角地区:“银发族”生活在别处

来源:fylngy.net     时间:2021/12/22 9:12:22    浏览数:161

 微信图片_20211222095939.jpg

  长三角的“银发族”有多庞大?据统计,截至2020年底,长三角地区户籍总人数为2.16亿,其中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4746万,老年人比例为22.03%,高于全国18.70%的平均水平。叶落归根,是中国人的传统风俗,但在地缘相近、文缘相通、人缘相亲的长三角地区,“异地养老”成为一种选择。生活在别处,上海“银发族”缘何选择异地定居,生活体验如何?记者走进江苏盐城、浙江湖州、安徽黄山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  长三角的“银发族”有多庞大?据统计,截至2020年底,长三角地区户籍总人数为2.16亿,其中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4746万,老年人比例为22.03%,高于全国18.70%的平均水平。叶落归根,是中国人的传统风俗,但在地缘相近、文缘相通、人缘相亲的长三角地区,“异地养老”成为一种选择。生活在别处,上海“银发族”缘何选择异地定居,生活体验如何?记者走进江苏盐城、浙江湖州、安徽黄山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  安徽黄山:重回知青地 续写山海约

  门对青山,窗含绿水。朝听鸟鸣,夜拥风歌。安徽黄山,是上海游客眼中的“旅游胜地”,也是上海知青心里的“第二故乡”,吸引越来越多上海市民前去度假、康养和定居。

  故土难离

  大山连绵,茂林修竹,上海知青怀旧点——黄山区六队茶场,一处掩映在大山和竹林中的红瓦房,不时传来“上海闲话”。房主孙丹泉年近70,一直在上海经商。2008年,他投资100多万元租赁了原黄山茶林场六队的队部、茶房、宿舍和300多亩茶山,并将六队原址改建成为海派风格的民宿,如今也成了不少上海朋友来黄山度假的居所。“我和爱人每年在这里住上五六个月,一般是6月到12月,我觉得那是黄山最美的时候。”

  “我是茶林场六队走出去的知青,这里有我们这代人共同寄托的情感。”孙丹泉的妻子徐美莉回忆,1973年从上海市五爱中学毕业,来到黄山茶林场。“分在六队,当时才17岁,在这里学会采茶、插秧、挖笋、砍柴等。”1984年,伴随着知青回城,徐美莉回到上海市黄河皮鞋厂工作,直至2005年退休。

  在民宿墙上,有不少年轻时在茶林场拍摄的照片。说起为何选择在黄山“安家”,孙丹泉直言:“我们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大半辈子,年纪大了,觉得应该找一处心灵家园,茶林场就是最好的地方,这里是我们爱情萌发的地方,是我们青春时代的深刻记忆。”

  “给自己寻找一处生活方式的同时,也为更多上海知青有个落脚地。”孙丹泉说,在上海的生意已交给子女打理,喜欢黄山的空气、黄山的清静,黄山绿色的蔬菜和纯天然的物产。

  如今,知青文化渐成时尚,不少人对第二故乡“故土难离”,孙丹泉的“红房子”也成了谭家桥知青小镇上的“网红打卡点”,每年都有数百名上海人前来“知青怀旧点”,续写与黄山的“山海之约”。

  十年徽恋

  阳台上,一杯茶,一卷书,茶香书香,氤氲缱绻;眼前,一条新安江逶迤而来,山水风光尽收眼底,宋金祥和爱人的老年生活惬意满足。

  今年68岁的宋金祥是地道上海人,从事过杂志编辑、电视节目制作等,2006年在黄山市购置房产,定居在此。老宋坦言“和黄山的交集是一种宿命”,早在1980年,他就受上海有关部门委派来黄山调研“小三线”厂,形成内参报告为“三线”的撤回执行提供参考。“没承想几十年后,续上了这段缘分,我自己也成为了‘徽州人’。”

  拿着上海的退休金,在黄山的生活惬意悠然。在宋金祥眼里,家门口超市的服务员、商厦的售货员、市医院的护士,黄山人一如这里的山水,清澈亲切。

  “十年徽州,十年相逢,晨曦飞霞,落日暮色……”如今,宋金祥在黄山已经住了十多年,游遍了徽州的山山水水,写下《徽州望云赋》通过笔端表达对这方土地的热恋。宋金祥更关心黄山的发展,黄山广播、电视、报纸的新闻热线,常有他积极建言献策的声音。“黄山应该发展康养产业,使之成为全国康养标准的制定地。”

  探路养老

  如今,选择在黄山居住的上海人不在少数。黄山桃花岛、纳尼亚小镇、德懋堂、院藏徽州……不少高端社区可见上海人的身影,有些社区的上海住户达到四五百人。好山好水好空气,是选择黄山的首要原因。杭黄高铁开通后,上海到黄山最快的班次只要两个半小时。

  “我父亲今年从卫生部门退休,母亲去年刚刚退休,他们已经商量好了,过了年就到黄山来。”方宇安在上海一家贸易公司工作,2011年来到黄山徽州区,被这里的山水和徽派民居吸引,“正巧有个楼盘租售,我一口气租了两套”。每逢节假日,方宇安和家人都过来度假,对这里的生活逐渐熟悉,在他看来,这也是给父母来黄山“候鸟式生活”探探路。

  近年来,黄山市发展旅游康养产业,围绕“医、药、养、健、游、食”六大领域,将生态康养、文化康养、温泉疗养、运动健身、中医养生等与民宿民俗、徽菜美食、乡村休闲、红色旅游、研学旅游等产品结合发展。

  “翠山绿水,鸟声啼啭,一湖翡翠碧蓝倒映着疏密有致的群山,浮华和喧嚣都被抽离。在这里,仿若与自然万物共呼吸……”在微信朋友圈,方宇安如是写道。

  江苏东台:“长寿之乡”智慧养老

  江苏盐城东台市安丰镇,61岁的包岳群见到了同样来自上海的陈宗锦夫妇,瞬间切换到“上海闲话”模式。异地遇见老乡,倍感惊喜与亲切。包岳群和丈夫卢家平,在东台生活已近10年。看到镇上又来了上海人,她忙不迭“现身说法”:“侬放心,在这里生活,老适意额!”

  “从小住变成了定居”

  包岳群和卢家平都是上海浦东新区高桥镇人,2011年因居住地拆迁,在亲戚的建议下,他们借住到了东台市安丰镇。当时夫妻俩不会想到,原计划的一次“小住”,会彻底改变他们的生活模式。

  退休之前,包岳群在供销社上班,身体一直不太好,心脏和胃总是不舒服。“到这里住了一个月,感觉身体什么毛病都没有了,胃也不痛了,心脏也好多了。”包岳群回忆,因拆迁有些事需要处理,不久后又回到上海,可不到两个礼拜,身体又有些不舒服。“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我们又来到安丰,过了两个月,那些不适的症状又消失了。”

  就这样,在上海、安丰来来回回了好几趟,最终与家人商定,搬到安丰定居。2012年,夫妻俩花了50多万元,在安丰镇民主居委会购置了一套近200平方米的两层小洋楼,从此定居安丰。

  彻底换了生活环境,包岳群夫妻俩很快就和当地人熟络起来。新房买好后,他们打算将屋前搭建的一个小棚改造成阳光房,莳花弄草。住在前面的邻居知道后,主动提出把两家之间的空地让出来给包岳群家使用,如此一来,阳光房的面积比原先计划宽敞了不少。

  一到冬天,邻居们就来包岳群家的阳光房里,喝茶、聊天。现在,包岳群把每天的时间表都安排得满满的:早晚两场舞,下午打打牌,再去镇上买点菜。说到这里的菜价,包岳群笑得合不拢嘴:“真的便宜,这两天上海的野荠菜要18元一斤,这里3.5元一斤就已经不得了了!”

  包岳群还享受着在上海少有的田园时光。大白菜、蚕豆、青菜、萝卜……在离家不远的农田里,夫妻俩“承包”了一块菜园,“自己种的蔬菜,绿色无公害。家里有亲戚过来玩,我都让他们带点回上海吃”。

  “长寿之乡”智慧养老

  就医,是异地养老绕不开的话题。有次,卢家平得了急性阑尾炎要开刀,可把包岳群急坏了,“那时我们对这里也不太熟悉,但附近的邻居知道以后,马上就帮我联系了医院,而且还开车把我们送到医院”。

  看病不难,但报销的麻烦依然存在。习惯了在安丰的生活后,夫妻俩如今很少回上海的家,仅有的几次,主要是为了回去报销医药费。“搬过来后,平时买个药都挺方便的。但之前在这边住院,花了6000多元,就只能自己先掏腰包,再回上海去报销。”

  位于黄海之滨,东台是江苏省面积最大的县级市,以世界自然遗产盐城黄海湿地闻名,空气质量位居江苏前列。而包岳群所在的安丰镇,是盐城市首批“森林小镇”之一,也是著名的长寿之乡。据统计,当地5万常住人口中,90岁以上的老人多达240余人,百岁老人16人,最高寿的是106岁。

  为了更好地服务“银发族”,东台正构建智慧养老模式。今年10月,东台市城市社区智慧养老服务中心正式面向老年群体,不仅设有助餐区、助浴区、理发区等生活区,还设置精神关爱、活力文娱、智慧养老等功能板块。同时,服务中心通过设置“智慧养老”呼叫中心,构建一站式、一体化、线上线下互通的智慧养老模式,让老年人在家门口获得方便快捷实惠高效的养老服务,让智慧养老更有温度、更具品质。

  “上海邻居越来越多”

  上海至东台,直线距离只有200多公里,因长江阻隔,过去上海去东台要一天时间;沈海高速、苏通大桥开通后,上海至东台的车程压缩到3小时之内;去年12月底,盐通高铁开通后,上海到东台的时间最快只要1小时43分钟。

  随着交通的便捷,如今在东台的上海人越来越多,在两地的“家”之间往返也越来越自如。今年65岁的上海徐汇人王朝芬,也把新家安在了安丰镇。

  王朝芬喜欢旅游,不久前和朋友来东台观光,被这里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传统建筑所吸引。安丰镇是因盐而兴的千年小镇,走在古镇街头,多元化的建筑风格跃然眼前,既有徽派风格,也有山西四合院落,还有浙南民居风格,正是源于古镇上曾聚集过山西会馆、浙江会馆、江苏会馆等全国各地盐业客商的会馆。

  “出门不堵车,古街也很有味道,我就想着买套房子,在这里生活也不错。”王朝芬说,买房、装修,开销加起来大概花费了20万元,但她并未打算马上入住,“我在上海还有个店铺要打理,一个月一次往返是少不了的,我准备再‘发光发热’几年,之后再老老实实在这边定居下来”。

  虽然没法立刻享受安逸的养老生活,但对王朝芬来说,自己和老伴接下来的生活就更有盼头了。巧的是,王朝芬的新家,离包岳群家并不远。得知又有来自家乡的新邻居,包岳群很高兴。

  浙江长兴:从农家乐到画溪谷,“上海村”升级了

  “阿拉这个岁数,还是习惯在乡下住,平时种种花花草草,这里空气清新,蔬菜瓜果新鲜,住上一阵子心情也开阔了。”大清早,浙江湖州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,64岁的林锐阳在农家乐庭院锻炼身体,一个月前他和老战友一起过来小住。在这个位于苏浙皖三省交界的小山村,前两年80%游客来自上海,也被称为“上海村”。

  80%游客来自上海

  “虽然这里没有上海那么繁华,但是我们喜欢这里安静舒适的居住环境。”林锐阳坦言,这里的生活很丰富,每天早上约上几个老朋友去农贸市场,买点自己喜欢吃的土特产。下午,就去大唐贡茶院喝茶聊天。“大家围坐在一起说笑,看看周边竹林环绕,不要太惬意。”

  林锐阳在上海住处是一室一户,平日朋友聚会只能选在公园,住在顾渚村体验的不仅是农家乐生活,更能联络朋友之间的感情。他印象最深的是顾渚村的巷子,一条巷子走进去,左邻右舍挨得紧紧密密,让人想起小时候住的弄堂。

  “这是我第三次来水口了,还有好多地方没走到,打算多住一段时间。” 62岁的陈美凤来自上海闵行区,常带着朋友前往农贸市场采购土特产。去年,她和小姐妹在顾渚过年,早已习惯了这里的闲适。

  “老年乐园”带动产业

 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“小山村”,成为长三角的休闲旅游乡村,不得不提上海人吴瑞安,多年前他想找一个山清水秀、适合低收入老人的康复养老宜居之处,走访很多地方最后看中了顾渚村,自筹30余万创办“老年乐园”申兴康复疗养中心,“申”为上海,“兴”指长兴。

  很快,这所疗养院接收的上海老年人越来越多,床位渐渐紧张,吴瑞安跟疗养院门口的两家邻居商量,让他们添置几张床,帮忙接待老人,这便是农家乐的前身。“现在全村2700多人,500多家农家乐,其中不乏优质民宿,90%的村民都从事相关产业。”顾渚村旅游办主任陈杨阳介绍,一传十,十传百,每到中秋、国庆和春节长假,这里俨然成了“小上海”,来来往往的公交车上听到的,都是一口地道的上海话。

  从住个三五天十来天,到呼朋唤友常住养老,不间断上海客源的光顾,使顾渚村可供吃饭住宿的农家乐达到了三五步便有一家的密度……顾渚村有一套“定制”的经营模式,所有农家乐包吃包住,房价按每人每天计算,当天入住第二天离开算两天。如果团队人数达到10人,村里有专门的车队直接到顾客所在的城市小区上门接送,也催生了村里的运输行业发展。

  萌生乡愁亟待转型

  这里也有不少上海人的“乡愁”。入冬以来,疫情防控压力升级,水口乡500多家农家乐也受到影响,但上海“爷叔阿姨”的支持,让村民在农产品销售上打开一个新窗口。

  “我要5捆猪头糕、毛竹笋10斤、紫笋红茶3盒。”视频这边,顾渚村宇凯农家乐老板娘胡燕记下来上海浦东新区曾女士的订单,视频另一端曾女士告诉记者,今年10月来过顾渚村,原本计划元旦期间带上亲朋好友再来游玩,现在因为疫情取消了原本的行程,但心里却忘不了这些土特产。“带回去些,朋友们吃了都说好,等到疫情过去了,还是要去顾渚村的。”

  近年,顾渚通过提升整体环境面貌,经历了农家乐-民宿的迭代共生过程。如今,顾渚“画溪谷”正式启动,吸引更多人感受“画里”风情。(《老年文摘》第2641期) 

相关产品

相关新闻资讯